白节门户网站 > 综合 > 用神话叙事视野解构-重构《长风破浪渡沧海》:每个人都是伟大的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用神话叙事视野解构-重构《长风破浪渡沧海》:每个人都是伟大的

发布于: 2019-11-07 20:31:29

著名神话心理学大师约瑟夫·坎贝尔(joseph campbell)专注于世界各地各种神话传说中的英雄冒险故事,并描述了如下常见的故事:“一个英雄从日常世界勇敢地进入超自然魔法领域,在那里他遇到了传奇力量并赢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英雄带着这种力量从神秘的冒险中归来,并祝福他的人民。”

如果我们从这样一个英雄神话的角度解构和重构杜·杨林的新书《穿越长风大浪》,我们会发现这个故事与神话中的英雄故事不谋而合。

起源于人类童年的神话和故事在每个人的生活中总是出人意料地相遇。换句话说,我们都是自己生命中的英雄,可能会在自己的生命冒险过程中迷失,无法进入超自然的魔法领域并获得传奇的力量。也有可能获得传奇般的力量,但迷失在神秘的冒险中,找不到回去的路。我们怎样才能摆脱这些邪恶力量的束缚,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完成自己的英雄叙事?杜·杨林以他的新书《穿越长风与海浪》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和答案。

英雄启蒙运动

天地之父

神话中的人类英雄从出生起就被赋予了非凡的力量。没有神秘力量保护的人类孩子从哪里获得生存的勇气?这是父母的保护和养育。

根植于我们内心的原型——伟大的父亲和伟大的母亲——与真正的父母结合在一起,引导我们内在的成长并获得面对现实的内在力量。杜杨林在《父亲的杵》中说,“父亲留下的杵不再只是一件遗物和装饰品。它已经成为我的“支点”和“依靠”。有了父亲留给儿子的勇气,我一步步向前迈进。无论我承受多少种负担,我从来没有胆怯、退缩或放弃。”

他父亲的英年早逝让杜杨林尝到了生活的艰辛,并承担了沉重的生活负担。然而,正是这些沉重的负担切断了“他日益坚强不屈的意志”尽管他的父亲在他的记忆中只是一个模糊的形象,但他留下了一个真正的生命支柱:敲打杵。它成了杜·杨林精神力量的基石,使他能够勇敢地面对每一个挑战。

如果他的父亲是他力量和精神动力的源泉,留给他一生的勇气遗产,那么他的母亲就像墨水一样是他童年生活中永恒的光芒,让他能够确定自己行为的底线,理解善良。他说他妈妈一天也没读过书,也不能读一个大字。然而,她用她简单的人生哲学教会了我许多人生原则。直到今天,她仍然影响和指引着我。

在他母亲的指导下,他坚持自己的诺言,“永远不要放弃做一个好人,一个对自己的良心负责,遵守誓言和原则,永远不要走错一步的人。”我妈妈是杜·杨林生命中最温暖明亮的颜色。在每一个关键时刻,我母亲都把他从厄运的深渊中拖出来:被烤焦的笼子烫伤了,我母亲一次又一次地擦洗他的伤口,用稀盐水清除脓液。医院判处了死刑,但母亲没有放弃治疗的希望。她找到了一个赤脚医生,放弃了家里的一头猪,治愈了他。他说每当他走过最黑的路、爬上最高的山或穿过最危险的海滩时,他都不会害怕。

英雄审判

沉睡童年的黑暗。

在神话中,具有非凡能力的孩子不得不面对长期的默默无闻。坎贝尔说,这是一个极度危险、沮丧或屈辱的时期。他要么被抛入内心,要么被抛入未知。不管情况如何,他所暴露的是他从未暴露过的黑暗……神话认为,面对这种经历并在其中生存需要非凡的能力。

事实上,人类儿童的成长也是如此。要成为自己生命中的英雄,首先必须接受命运的考验。对杜·杨林来说,命运的考验是他人的贫穷和不公正。由于失去了父亲、主要劳动力和家人,杜·杨林不得不承受沉重的生活负担。

起初,他只帮助家人做农活。后来,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挣学费。所以他开始在家乡卖来自不同家庭的米花棒。差别是两到四分。不得不离家上学的四个姐姐去县城用家里剩下的一点点食物交换米花棒。他一大早就把它们捡起来,卖给了南部县的老崖镇,甚至阆中县的玉龙镇。困难和艰辛是成功的结果。虽然卖米花棒是一项赚钱不多的生意,但它锻炼了他的韧性,让他明白自己对生活、家庭和亲戚的责任。

生活的贫困不是最可怕的,用勤劳的手和脚,它总能填饱肚子。相反,最可怕的是贫困带来的耻辱:他的邻居因为他偷钱而冤枉了他,当他找到丢失的钱时,他不愿意澄清自己的罪行,把钱还给家人。他的梨被别人的孩子摘下来,然后走到门口争论。相反,他被家人殴打...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家庭遭受这么多痛苦?他们为什么要被欺负、羞辱、伤害和羞辱?为什么人们不能有公平的爱,互相帮助,和睦相处?”

像墨水一样的黑色贫困是杜·杨林整个童年生活的背景色。是什么让他不被痛苦扭曲,不被愤怒吞噬?因为

因为这些艰难困苦,他很早就意识到农村生活的现实:“贫穷扭曲了人格,让人们戴有色眼镜来评判人。如果你有一个富裕的小家庭或强壮的父母,你会得到平等的对待和尊重。如果你很穷,你的父母又好又欺负你,你就应该受到伤害、侮辱和欺负。”

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长,当他回过头来看自己的家乡时,他逐渐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它的贫困化没有错,它的贫困也没有错,但在这种贫困之上,它已经被恶意深深侵蚀了,这使人们失去了客观性、公正性和理性,侵蚀了人们应有的道德意识和正义感,并且只凭拳头大小或胆量来决定竞争。这真的是个错误吗?”

通过问题的加深,他看到了穷人的共同命运和苦难。“要理解贫困给村民带来的限制,比贫困更糟糕的是无知。当他们放弃学习和吸收知识时,他们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对更好生活的追求。他们只能在有限的资源范围内争夺它,甚至攻击弱者以获得内心的暂时满足。当我理解他们的残忍和傲慢时,我同时也理解他们可怜的怜悯。”

最后,他被解除了家乡的工作人员。他说,“最终决定一个人性格的不是环境因素,而是他内心的力量。即使他在地狱里没有中断,只要他保持一颗善良的心,一股强大的向上的力量,一缕希望再次看到光明,他仍然会保持他的纯白,走过曲折的命运,走过曲折的道路,走向真正抚慰身心的阳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穿越大海。在这个海里,有巨浪、暴雨和强风。生命之舟不仅要确保不偏离生命的轨迹,还要避免被拖入海的深渊。我们都需要“长风”。杜·杨林以自己人生经历中的苦难、死亡、选择和责任为长风,鼓舞人生的风帆,跨越人生的巨浪,减轻生活的沉重压力。危险必须包围力量,就像阴影必须包围光明一样。那些苦难也成了他心中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

从那以后,杜·杨林完成了他英雄性格的塑造。他会用自己的力量造福社会。

回来的人

从头到尾实现自己的第一个愿望

生活的苦难让杜杨林的精神财富充满了正义、公平和良知。善良、真诚、爱;他勇敢地以毫不畏惧地面对危险的姿态参与了媒体事业和社会正义与正确道路的斗争。即使他后来转向商业并加入了教育行业,他始终保持着他的原始本性和初衷:做一个正直的人可以促进社会变得更加和谐和美丽。这个十几岁的女孩被继母扔硫酸毁容了。他发布了一份反对继母的文件,同时发起了一个社会力量来筹集资金为这个女孩做皮肤移植。他听到了“狗笼男孩”的线索,跟踪报道并帮助他们...在他看来,不管对方是囚犯还是强盗,文盲农民还是精神不健全的人,他们都是人。只要他们是人,他们就应该享有人类应得的平等和尊严。他会接近他们,拜访他们,帮助他们,从不戴有色眼睛,也从不在心里预先把他们归类为不同的人。他认为,“他写的每一篇文章和每一个字都应该肩负起正直和良知的责任,以反映和促进更好的社会进步。”

他认为,深入的媒体报道不仅是为了满足观众的“想知道更多”心理,更重要的是为了促进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变化。他说,他最初对新闻的态度是“我不想被这个世界的噪音所左右,也不想容易被影响而改变自己。”在任何时候,我都会以冷静理性的态度看待和分析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我将努力做到公平、公开、公正,并给出自己的答案。"

即使是给了他很多痛苦的家乡,他也放下心来,仍然用一颗充满空洞的心爱着自己的家乡,并为此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为家乡修路,让村民们意识到家乡的“水电”三环,不遗余力地改善生活环境,提高家乡的生活质量。他认为,当越来越多像他这样的人为自己的家乡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时,他们为什么要担心自己的家乡不会彻底击退贫穷的邪恶精神,也不会开启文明进步的新篇章?

经过启蒙、审判和回归三个阶段后,杜杨林完成了一个向上的循环,画了一个首尾相连的圆圈。他说,无论是30多年前的海尔还是30多年后的我,他生活的背景色都必须是热情的音调和向上的旋律。

这种无止境的向上的权力循环使他成为自己生命中的英雄,一次又一次地经历困难的障碍,并将通过试验获得的魔力带给社会。

杜·杨林通过写“穿越大海,穿越长风破浪”,回答了人生中最大的难题“为什么我是今天的我”。在他的作品中,杜·杨林完成了他的英雄叙事:一个迷失的孩子,在日常生活中,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生活困难,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并带着宽恕和祝福他的同胞的力量回来了。

《穿越长风大浪》不是对成长的简单回顾,而是一个隐喻。生活中的每个人都会触及人类终极关切的基本主题:痛苦、死亡、选择、责任、自由等等。面对全人类的这些共同苦难,杜·杨林放弃了一张关于如何摆脱个人情结束缚,成为主宰自己的英雄的人生经历的答卷。每个读故事的人也需要问自己,你找到成为主宰自己的英雄的方法了吗?当你回来的时候,你想让世界受益于什么?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艺术研究所石霞

编辑陈燕妮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安徽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