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节门户网站 > 社会 > 手机赌博官方网站_耽:听西窗秋雨,任它点滴到天明!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手机赌博官方网站_耽:听西窗秋雨,任它点滴到天明!

发布于: 2020-01-11 12:40:30

手机赌博官方网站_耽:听西窗秋雨,任它点滴到天明!

手机赌博官方网站,01.

十二岁的许念经过学校的艺术画廊,盯着展览框上面色彩斑斓的油画,第一次被绘画的世界所吸引,一笔一划,浓墨重彩,那时,在外面吹起了秋风,一片黄叶吹落,一个男生从那边走了过来,摸着许念的头,跟他说:“许念如果也像要学画画的话,哥哥可以教你哦!”

“上面的画哪一幅是哥哥的啊?”许念问;

“就是那个!”男生指了指最上面的那一副,刚才许念没有注意看,又或者是身高太矮,没有发现最上面的那一幅画,画中的人,正是带着狗,一副与世无碍的许念;

许多年后,许念还一直藏着那幅画在自家的卧室里面,每看一次,就哭一场,那是他喜欢了一辈子的晨彦哥哥!

来年三月,晨彦跟着学校的艺术班出去采风,只要是本校的人,交了钱就可以跟着一起去,那一次,晨彦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许念,问他愿不愿意一起,许念缠着妈妈一整天,从早上嚷嚷到晚上,就是为了让妈妈允许跟着隔壁家的晨彦哥哥一起去;

可是妈妈不愿意让他去,还一边敷着面膜一边教训他“学画画有什么好的,你将来可是要继承你爸爸公司的人,好好上学,别总想着玩儿,隔壁家的晨彦就是个私生子,他爱怎么着,怎么着,他们家都不管,我们家就你一个儿子,我可得管着你!”

央求了大半天,不见来妈妈有任何松动,失魂落魄的许念只好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二楼的屋子里面,望着对面的晨彦家,正好他的窗户也对着自己的窗户,许念想,如果现在能和晨彦说上一句话,也该是多好的一件事儿;

晨彦是周家的私生子,在晨彦六岁那年,晨彦的生母就跟着另一个人结婚,一狠心就将晨彦丢来了周家主宅子这里,那天许念还在自家的花园里逗着狗,就看到晨彦的亲生母亲和周家太太在那儿大吵了一架,完全顾不上一旁的晨彦心里什么感受;

许念看着晨彦觉得好看,就带着狗过去过去他们那边找上晨彦一起玩,结果周家太太一气之下就打了晨彦妈妈一巴掌,那时候的晨彦一边哭着一边安慰出来护着自己的母亲!

周家太太硬是不松口,怎么也不肯接受这个忽如其来的孩子,最后周先生拗不过,还是背负着周家太太的辱骂声将晨彦留了下来;

就在那天,许念认识了晨彦;

后来一有空,许念就会带着狗到晨彦的家里去找他,晨彦还有一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叫周康乐,在那个家里晨彦从来都不被待见过,就连周父也是偶尔回家问问他的情况;

后来,渐渐地,在两家这块不大的地方,许念成了晨彦唯一的朋友;

想到这些,许念又看了看那边的房子,那时灯还亮着,一个男生在里面动着画笔,在那块从小画到大的画板上涂抹着色彩,忽然他转过头,在画板上写了几个字,把画板推倒窗子前面,许念有点看不清,赶紧从书架上翻出了去年爸爸给他买的望远镜,透过镜桶,许念清楚的看见那几个字:

“许念,我带你去采风好不好!”

许念放下望远镜,叹了一口气,想去也没办法,妈妈不让去,根本没有钱,想到最后,许念只好拿起马克笔,在一张大纸上写着“我妈妈不让我去,不给我钱!”

然后那边又继续在新的一张纸上写着“我有,我有钱!许念,你出来一下,我跟你说!”

许念顾不上那么多,赶紧穿好衣服,带着“大雄”就往外跑!

下楼的时候,妈妈还在那儿敷着面膜看着韩剧,看见许念奔着火箭一样出去就说:“这么晚了,上哪儿去?你这个死孩子!”

许念随便应付了一句“遛狗!”

“十点钟了还遛狗!”

“狗要拉屎!”

许念母亲无话可说,她最怕的就是狗那种随地大小便的动物;

到了两家外面的空地,许念问晨彦到底怎么回事;

“许念,你还记得你看过的那幅画吗,就是在学校艺术长廊的那一幅,获奖了,获了全国性的奖项!”

“啊!”许念遗憾地说了一声,“我还想着找许念哥哥要那幅画呢,获奖了岂不是要白给了他们画廊!”

“不会,我不会卖给他们的,不过,他们要拿去全国展览三个月,三个月后,我送给许念好不好?”

许念点点头,如获至宝,那天,许念和晨彦约好,瞒着许念的爸爸妈妈,偷偷跟着去学校的外出采风;

出发的那一天,许念的妈妈和爸爸正好要去参加一个舞会,许念就这样拖着行李箱,大摇大摆地从家门口走了出去,走的时候还吩咐“大雄”要乖乖地待在家里面,回来的时候,给他带好吃的;

怎料到,还没有采风到一个月,许念的妈妈就通知学校把他带了回来,连同晨彦也一起被带了回来;

那一天,晨彦就跪在周家花园里面,周宅的管家拿着鸡毛掸子,一边抽着,一边数着“五十三,五十四、五十五......”,周家太太就在一旁看着,眼睛也不眨一下;

最后,周宅管家终于不忍心打下去了,就跟周太太说:“夫人,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怕是要出人命了!”

女人依旧纹丝不动:“打,给我继续打,省的以后再给咱家惹事儿!”

那时,许念就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面,透过窗户,忍着眼泪,看着外面的晨彦在被周家太太糟蹋着;

那是晨彦,少年画家晨彦,给他们家带来风光的时候,还对着记者说晨彦是他们家远房亲戚的孩子,说什么也不承认是自己家的少爷......

晚上,晨彦伏在床边,面色苍白,他的画笔和画板都被周太太收缴了,房间里唯一能写字的东西,就只剩下那些颜料;许念,在纸上写着“晨彦哥哥,你怎么样了!”

他写道:“我还好,你不用担心!”

一字一句,结束了那天的夜晚;

02.

后来,许念的妈妈就不让他再接触绘画,就连家里挂着的几张仿制油画,都给妈妈换成了一家三口的照片,每一次,许念就会把学校里的零花钱存下来,在附近的商店买了画笔,买了颜料,画板太大,带回家的时候会被妈妈发现,就从窗口外面用绳子拽着进去;

那时候,许念在学校的学习成绩也不好,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总是第一个批评许念的妈妈,批评得多了,许念的妈妈干脆就整天在房间里盯着许念做作业;跟他说:“下次,要是还给我考个全班倒数!我就把你的零花钱扣光!”

许念听了吓了一跳!摸了摸旁边“大雄”的脑袋,然后奋笔疾书地在课本上圈圈点点;

许念有时候会偷偷地地跑到两家后面的山林里面去,那里有一处清泉,春天的时候泉水涌上来,水温暖暖的冬天遗留下来的寒意,便流出了一朵又一朵的桃花瓣!

在那里,晨彦会教许念画画,这是他们俩的秘密,谁也不会知道;

画着画着,晨彦就跟许念说:“下个月我要去参加全国的巡回画展了,许念,你等我回来,我教你更多的东西!”

许念一边看着远处的桃花,一边笑着点头,晨彦一开始教许念画素描,先从形体画起,后来画的多了,就教他静物,画风景,最后画人物,画人物的时候,晨彦给他当模特;

第一次画许念画出了一个五官不协调,身体比例严重失衡的晨彦;

晨彦拿着画一看,“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许念反倒不觉得被笑话,反而对画画越来越起劲儿;

晨彦跟他说:“许念,你听说过胸有成竹的故事吗?”

“听过,听过!就是画画之前,心里面要想好要画的东西的意思,是吗?”许念兴致勃勃,像一个期待着被肯定的孩子一样等待着晨彦的回答;

晨彦摇摇头,“嗯!也不完全是,如果你心里装着的只是那个东西的形,你画出来的永远只是那个东西的皮囊,你若是心里容得下那个东西,你一提笔,一勾勒,都会把那个东西画得微妙微翘!”

“有什么区别吗?”许念问;

“当人有区别,就好比,许念你在画我的时候,心里想着是什么?”

“晨彦哥哥真好看!”

“嗯!那就就对了!”晨彦像是抓到了重点一样!“你看到的只是我的外表,所以画出来的东西永远只是我的一部分,花我的鼻子,画的很好看,画我的眼睛很好看,可是将他们画到一块,就乱了方寸!”

“哦!”许念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到“那,晨彦哥哥画我的时候,心里想着的是什么呢?”

“我嘛!想的当然是许念你每天晚上在窗户那里看着我的样子,又或者是在花园里逗着‘大雄’时候的样子,又或者是平时调皮捣蛋的许念,总之,都在想着你!”

那年冬天,一连三个月,晨彦都不在,许念依旧在那个喷泉旁边画着雪景和枯枝,就在那个时候,周康乐来了;周康乐是周家排行第二,但是因为是周家太太的儿子,所以从小被寄予厚望,许念在跟晨彦玩儿的时候,周康乐就在他家的书房里看书;

许念跟晨彦在遛“大雄”的时候,周康乐就在家里练习着各种交谊舞;许念看着晨彦被周家太太毒打的时候,也看见了他们家书房的灯还亮着;许念不认识这个人,因为他从来没跟许念一起玩过,从前没有晨彦的时候也是一样;

“许念!”周康乐在后头叫了他一声!

许念画笔停了一下!心里有些害怕!

“许念,你又在这儿偷偷学画画,看我不告诉你妈妈,让她揍你一顿!”说完转身就走;

“喂!”许念立马跟上去;“喂!周康乐,你该不会是这么无聊的人吧!告诉我妈妈,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就是看不惯你平时跟晨彦一起!怎么样?”

“在你们家,你要什么有什么,晨彦都哪里得罪你了,你这么针对他?”

“那晨彦又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帮着他?”

“我......”许念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跟周康乐说自己喜欢晨彦,那是万丈深渊,说出去了就完蛋了,最后思虑了一下,跟周康乐说:“他是我的朋友,我不帮着他,我能帮着谁?”

“那我也要做你的朋友,你......你替也替我画一张画!”

“周康乐!!!你到底要干嘛?”

“我就问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现在就去告诉你妈妈!”

最后,许念拿他没办法,让他坐在那边的石头上,给他画了一个小时,画了张比晨彦那张更难看的素描。

“呐!给你,不怎么好看!”

周康乐看也不看,直接抢过画,就往别墅那边跑了回去!

“喂!你可答应了,别说出去!”

那天回去后,许念被妈妈叫到了书房,进去的时候还捏着一把汗,以为周康乐把自己画画的事情说了出去,胆战心惊,还诅咒周康乐一辈子孤独终老;

事实证明,许念的顾虑是多余的!

“听隔壁的周家太太说,你跟周家的小少爷很要好?”

“跟谁?晨彦吗?”

“当然不是!”母亲敷着面膜,“今天,周家那小少爷在树林里看见你,他说你俩很要好!还愿意给你补习功课,教你学跳舞!.....嗯,我想了想,反正你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正好送你到他们家让他管着你!”

“什么?”许念瞪大了双眼,“周康乐,又是这小子,他还能不能有点好事儿啊!”

许念很好奇,为什么母亲的脸上总是贴着那些东西,贴的再多也没晨彦哥哥好看,而周康乐,就好像母亲大人的面膜一样,越看越觉得难看!

那天之后,许念就被送到了周家,整日与周康乐在一起!

03.

过了年,晨彦就回来了,没有人迎接,回来的时候也只是周宅的管家老头接他回来,一开门,迎头装上来的就是许念!

“许念?你怎么会在我家?”

“他来我家教他跳舞......还有教他功课,你能教他什么?就会教他画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画着更难看,把我都画丑了!”在一旁的周康乐不屑地说道;

“周康乐你别幼稚,好不好,谁喜欢学你的破舞蹈,活该你被我踩了十几回!”许念打趣地盯着他的脚看了一眼“怎么样?没被我踩扁了吧!”

周二少爷“哼”了一声就回到了书房里面去。

周家的书房正好就隔着晨彦和周康乐的房间,晨彦回来之后,就总缠在晨彦的房间里面,跟他一起画画,过了一个冬天,许念的画技长进了了不少,许念说,周二少爷每天都会逼着他给他画画,见的多了,画的多了,就越画越好了;

还说,周二少爷跳舞的时候经常被他踩到脚,于是许念就把他的脚画的大大的,结果气得周二少爷自己一个人郁闷在书房里还长一段时间,说着说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晨彦摸了摸许念的头,微笑而言:“许念长大了,心里早已经装了一个人了。”

那时许念还不懂什么意思,用力地点一下头,“嗯!”了一声!

许念和周康乐同岁,上初中的最后一年,许念和周康乐在同一个班,那段时间,许念的成绩大跌,从年级的中游一路高歌猛跌,跌倒了年级的下下游;

偏偏那段时间也是许念最忙的时候,忙着偷偷磨炼自己的技法,后来又磨拳霍霍地去参加全国的一项绘画大赛,这个比赛,当年晨彦也参加过,许念很看重这个奖项,希望能与其并肩,而不是像当年一样遥望着他;

那时,晨彦在上高中,学校,离许念的中学十万八千里,但是是省内最好的一家艺术中学,从那里走出去的学生几乎每一届都有一两个后来成名的大师;而那所中学,也是许念下一站的目标;

许念找不到晨彦商量,就找到了周康乐,许念也不知道,周康乐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自己无话不说的损友;

结果第二天,许念就被妈妈叫到书房里面训话,妈妈从来不会用鸡毛掸子打许念,但就是那一次,在许念的身上轻轻地抽了两鞭子,跟他说;

“让你不好好学校,让你偷偷瞒着我学画画去!成绩都跌破天际了还不知悔改!”

许念从来没有被这样子打过,更经不起出卖还有背叛,许念下意识就怀疑到了周康乐的身上,哭着鼻子跑到了周康乐家里,那时,晨彦也在;

“周康乐,是不是你把我参加比赛的事情告诉我妈妈了!”

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周康乐的身上,周康乐看着许念一脸哭丧的样子就马上意识到了怎么回事,跟他说:“你怀疑是我?”

“不是你还有是谁!”

那天,许念就带着晨彦从周家宅子那里冲了出去,一路奔跑,到了他们从前的那个小泉旁边那里,那时已经是盛夏四月,春暖花开,一路上,听着风声,伴着鸟鸣,许念跟晨彦说:“哥哥!我喜欢画画!”

晨彦点头,“嗯!”“喜欢就去追求吧!”

还有两个月就是许念的升学考试,许妈妈着急的不得了,每天把许念关在家里的书房,除了看书就是看书,还请了专门的家教老师!

再后来,家教老师都不用请了,周康乐来了,在书房里郁闷着周围都黑化了一片的许念瞪着他:“你来干什么?”

“哼!我还能来干什么?要不是晨彦求着我来解救你,我才懒得搭理你!”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无礼;

周康乐跟周妈妈说,他可以帮助许念复习功课,就在许念的房间里面,每一次周康乐来的时候,总会在书包里夹着一些颜料还有画笔,颜料是周康乐挑最好的,画笔也是,每次许妈妈敲门进来送水果的时候,周康乐就迅速帮着许念藏着;

许念画的也不是别的,就是他从小看到大的窗子外面的世界——对面宅子里面的两个人,一个是右边窗户的晨彦,静谧的男生,沉浸在艺术的氛围之中;两一个是中间书房里的周康乐,那个他不怎么关心,但依旧把他当成朋友的人;

其实许念上的那所艺术中学,需要的学科成绩不算高,周康乐一个月下来就能帮许念恶补了许多的基本解题技巧;

就这样,许念、晨彦和周康乐都迎来了他们人生的转变;

许念获奖了,背着家里考上了那所艺术中学,周康乐毫无意外地上了省里最好的高中,继续他的mba前程,晨彦被伦敦艺术学院录取,同行的还有一个叫宁雪的女生,跟晨彦一样,少年成名;

来不及告别,晨彦没有告诉许念自己出国的事情,怕打扰到许念,静悄悄地从周宅离开,和宁雪坐着一个车子;那天正好是许念升学考试的那一天;

许念回来迫不及待地想告诉晨彦自己考得有多好的时候,只听到周康乐的一句:“晨彦走了!!!”

许念冲去属于他们的清泉附近那里,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人,那时夏日炎炎,周围都响起了蝉鸣,像一首告别的盛宴,清泉上的鱼儿往上一跃,跳出了水面,又是一年骄阳灼灼;

受到艺术中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许念也来到了这个泉眼附近,依旧是没有晨彦,心中不知是喜是悲;最后有人喊了他一生:“许念!”

回头一看,以为是晨彦!最后发现是周康乐;

是啊!陪在他身边的只有周康乐;

泪眼惺忪,许念说:“周康乐,谢谢你!”

那一年,许念的妈妈硬是不让许念上那所艺术学院,再执拗也拗不过妈妈的强权,找关系,走后门,什么都好,硬是把许念塞进了和周康乐同一所学校;

谁都知道那所高中不是有关系就可以进去的,许妈妈还不是托了周家的关系才顺利入学,入学的第一天,许念转过头就看到隔着两个位置的周康乐;

04.

许念在学校里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晨彦的事情,同学们都在说周康乐有一个天才画家的表哥,只有周康乐和许念才知道,那是周家从未公开过的大公子;

跟晨彦一起的宁雪也出名的不得了,许多作品都刊登在国内的艺术杂志上,一幅一幅画,都是他们在伦敦时候的生活写照,画下了伦敦的街道与教堂,喧嚣与繁荣,当然也少不了那里的古朴与宁静,在历史中变迁的伦敦,偶尔也会上莎士比亚的戏剧表演;

有一次,他们就被一家艺术杂志采访,记者问他们,是什么支持他们走到现在的,他们的回答惊人地相似,都是“爱情”

文章旁边的配图正好是记者偷拍到他们一起看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的场景,少男少女仅仅相依,许念看着文章,忽然想起别墅后面的那股清泉,那里他和晨彦也度过多少个仲夏,也做过多少梦;

后来也听说了关于那个女孩的一切,是家里的私生女,凭着自己的努力一直到了英国,费用都是自己卖的画作赚来的,跟晨彦一样,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们相似在一场比赛上面,相持至今,只不过不同的是,宁雪公开了自己的身份;

而晨彦,一直隐瞒着而已;

从前晨彦跟许念说过:“喜欢就去追求吧!”

许念喜欢画画,更喜欢教他画画的那个人,可最后才发现,扑了个空欢,两样都得不到;

高一的第一年,许念依旧学的费劲儿,偶尔会偷偷地跑到学校的画室去作画,这一所学校是省里的第一中学,画画的地方都豪华的令人咋舌,各种提供给学生作画的石雕作品数不胜数,在画室的隔壁还有一些名家的临摹品,在那里,许念就看到了晨彦第一次获奖的那一幅;

看着上面的人,其他同学也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

那时候晨彦也会从国外给他寄回来许许多多好玩的东西,同样的周康乐是晨彦的弟弟,一样会给他寄一份一模一样的;每次寄过来的时候,许念总会一个人在学校的画室里,找一处无人的角落,铅笔在上面刷刷刷地画下那个人的样子;

许多次,周康乐都会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许念没有发现;

终于有一次,夜里很晚,许念从画室里走了出来,一路在学校里奔跑,完全顾不上周围来来往往的车辆和横冲直撞的人群,意识不到一直后面有一个人一直在跟着他,许念只想宣泄自己;因为,那天,周父第一次向外界宣布晨彦是自己的儿子;

从那以后,晨彦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名字就叫周晨彦;周父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并不是出于他的父爱!

而是因为宁雪,因为,那一天,晨彦和宁雪宣布订婚了,宁雪是宁家唯一的女儿,和周家本来就有生意上的来往,亲上加亲;

那一天,也是周康乐心情最糟的一天;

就这样,许念跑着跑着,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许念!”

回头看,是周康乐大汗淋漓,目光如炬表情;

“许念!跟我在一起吧!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你喜欢我什么?”

“不知道!”周康乐撑着膝盖,额头上的汗水还在一滴滴流着,看样子是追了很久,他问“那你又喜欢晨彦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

高二选科那一年,许念瞒着选了艺术特长生纸条道路,周康乐依旧按照家里为他铺设好的道路,选了文科,许念跟周康乐分班了,后来许念留在画室的时间多了,周康乐就拿着课本到他们画室去跟他在一起;

周家二少爷那时候在学校也不是没有人追,每天在他们教室窗边那里偷看他的女神就数不胜数,还有人给他写过情书,情人节、圣诞节的时候还给他送过巧克力、礼物,都被周康乐一一回绝了;

就这样,许念的画笔下,就不再只是晨彦,也有周康乐,有一次午后,周康乐在画室里睡着了,是双手趴在桌子上,可是眼睛和鼻都露了出来,他安静的样子吸引到了许念;

为他动笔画一张素描,那时,许念才体会到什么叫“心中已成画”不知道不觉,他的生活中已经全是周康乐,就是闭上眼睛也能想象到周康乐的样子;

等周康乐醒过来,看见许念画的自己,比初中那时候的那张五官扭曲的画,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周康乐一直求着许念把那张画送给他,可是许念怎么也不肯,最后周康乐遗憾了地说“好吧!不过,以后你可得给我画好多好多张才行!”

最后的最后,在那个夕阳即将落下去的时刻,在空无一人的画室里,周康乐捧着许念的脸,跟他说:“许念,跟我在一起吧!我喜欢你!”

许念看着窗外渐渐落下的不再响起的蝉鸣,盛夏已过!

许念点点头,“嗯!”了一声!

在高三的最后一年,晨彦正式和宁雪在英国伦敦举办了订婚仪式,周父去了,周家太太没去,晨彦的生母也去了,带上她的丈夫,许念没去,周康乐也没去;

订婚的那天,晨彦给许念寄了一幅画,是小时候他一直想要的那幅许念抱着狗,开心地笑着的那副画,作为回报,许念把周康乐的那幅素描送给了晨彦;

伦敦的那边周父宣布两人订婚的那一刻,台下一片哗然,纷纷祝福佳人成双;

大陆的东岸的中国,许念在画室里嗷嚎大哭;眼泪落下,画纸上的色彩渲染开来,形成一朵朵的彩斑;

那一天,许念去酒吧喝得醉醺醺,没有带上周康乐;回来的路上,在学校外面的那条路,闷头被一辆忽如其来的汽车装上;当周康乐赶到医院的时候,icu的红灯已经亮起;

一天之后,许念从急诊室中慢慢醒来,性命没大碍,经过治疗还能走还能跳,就是手腕,严重压伤,粉碎性骨折,从此,许念不能再画画了;

那段时间,许念是最崩溃的,整日把自己关在病房里面,不吃不喝,周康乐来了,也听得最多的一句就是“滚!”

几天之后,晨彦千里迢迢从英国回来,没带上那个女孩,是周康乐通知他回来的,在医院的病房里抱着已经毫无力气的许念,不断地跟他说“没事的,许念,没事的,许念!不画画了,我们可以做点别的!”

当初,又是为了谁,选择了画画这一条道路!

许念没有告诉他,那天为什么会出的意外,只是说,“路过”“不小心”“没看红灯”

05.

高三,艺术生都在画室里准备着艺术特长测试,许念一个人在医院的病房里准备着那年六月份的高考,周康乐给他辅导,读到一句诗“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许念问:“何解?”

周康乐说:“不知人生悲欢离合几何,听西窗秋雨,任它点滴到天明!”

许念:“原来如此!”

高考结束,许念毫无意外地考的不如人意,许念的父母安排他出国,周康乐也跟着一起,最后千挑万选,选了在旧金山的一所大学,异国他乡,别有一番风味;在旧金山的唐人街,许念经常会带着周康乐一起彻夜不归;一玩就是一整天,什么都玩,周康乐问他:“你是不是还记着晨彦!”

许念没有说话,怎么会不记着,从十二岁到十八岁,成长中的每一天无不在想着与晨彦在一起,从前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画画,甚至想着到伦敦与他一起读同一所大学,所有人都以为他不能画画了很可惜,但是当他知道自己失去晨彦的时候,才是最可惜的!

许念在班上是唯一一个有机会被伦敦艺术大学录取的人,很多人都觉得许念是像晨彦一样的绘画天才,可是许念不是,从来也不是,多少年的心血花在了上面,许念从拿起画笔的那一天开始,几乎每一刻都是在向晨彦看齐!

许念选的是商科,跟周康乐在同一个班级,这样一个从小到大只会画画的孩子,除了画画,其他事情一窍不通,不懂跟数学,不懂金融,英文更是蹩脚地不得了,坐在周围的都是其他国家过来留学的留学生,能力一个比一个强;

看着书本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字,许念恨不得马上从课堂上睡过去,可是每一次睡觉总会被外籍教授用粉笔指着鼻子调侃,美国佬不喜欢跟学生生气,最多的时候就是幽默地说到你的痛点;

许念无聊的时候就拿起铅笔在教材上画凭着记忆画出晨彦的样子,画的没以前好,画了大半天,也就画出了个大概的样子,教授过来的时候,周康乐就马上戳戳旁边的许念,每次许念害怕的翻过另一页的时候,回头一看,看见的周康乐的表情比自己还要绝望;

“你怎么了?”许念问;

“没事!”周康乐笑了笑“我在想,有时间,你也画一幅画送给我,上一次画的那副你都没有给我!”

偶尔晨彦会来美国办画展,晨彦的画在华人区总是很受欢迎,宁雪没有来,许念到他的画展去看看,带上周康乐,三个童年的玩伴相聚在一起的时候,不再像以前一样童真幼稚;

这几年晨彦每年的偶尔会给许念寄来许多礼物,都是晨彦给他画的画像,年岁增长,晨彦的笔下的许念也一次跟一次不一样!

最后画展结束,许念终于鼓起对晨彦说出这么多年以来的心声,周康乐跟他说“去吧!”许念点点头,说“谢谢你,周康乐!”一晃多年前,许念对周康乐也说过这一句话!

爱情从来都是如此,有些人永远都只是旁观者,许念止不住心痛,可回头想想,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周康乐何曾又不是这样呢!

许念绕过长廊,在画展的大堂那寻找徐年的踪影,最后止住了脚步,因为宁雪来了,正在和晨彦聊天,许念愣了愣,宁雪看见了他,跟他打招呼,问:“你是......许念吧!我知道你,晨彦的画室里很多你的画像!怎么啦,你找晨彦有事情吗?”

许念半天说不出话来了!

最后想了又想,才说:“晨彦哥哥的画,好棒!可惜,我不能画了!”最后还是被赶过来的周康乐带着离开!“对不起,没提前告诉你,宁雪也在旧金山,可能会碰到!”他说;

我想装作满不在乎,可是晚上还是靠在他的肩膀上哭得很厉害,第一次这么近,看见那个叫宁雪的姑娘,没有平时在公众场合见得那般好看,大概是因为素颜,女生留着时尚的短发,中性装;

我一边哭着一边问周康乐:“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喜欢这样的女孩?”擦了擦眼泪又问“为什么不是我!”

“好了好了,别哭了”他用大拇指划过许念的脸庞,每人一滴泪水,都是在为另一个人哭的;

或许周康乐在心里也会问过无数遍:“为什么不是我?”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把心错付,便是终生!

到第四年的时候,晨彦终于结婚了,许念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天,可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还是难熬!

“晨彦回国了!在国内定居!你回去吗?”

“不了,我去英国吧!听说那里美!”

“我要回国了?念念!很可惜,不能跟你一起了,爸爸叫我回去学着怎么打理公司!”

许念愣了一下!许多年,他都理所当然地以为周康乐会留在他身边,可是当他真正要离开的时候,竟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那祝你一路平安?”

“嗯!”

三个月后,许念在纽约一家有一家的公司找工作,没拒绝了无数次之后,在纽约的大街上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喂!念念啊!”是母亲打来的!“周康乐要结婚了,你回来吧?”

许念站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此时纽约时代广场的大银幕正好播放着英国王子结婚的直播!全世界都在欢腾!唯有许念,想对着电话那头说一句“愿花好月圆,愿天长地久!”

却怎么说也说不出口!

母亲说,跟他一起的是当年喜欢了他多年的女孩子,喜欢了他很多年,从小学追到高中,后来因为家庭关系没有能到国外来,可是女孩还是每年一次地到国外来看望周康乐,这个女孩许念也见过,很多时候,他都没有在意!因为那是周康乐的私事!

忽然想起周康乐送别的那天,他说:“不想辜负任何人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

周父也没有再多阻挠,也就是周家太太一直不同意,但不同意也没办法,就像查理王子一样,灰姑娘嫁给了白马王子!

06.尾声

再过了许多年,许念在美国有了工作,他不再回国了,父母催着回去也不愿意回去,许念害怕回去那个两座挨着的别墅,害怕见到别人幸福美满的样子!

“晨彦已经搬离了那个房子了”母亲说;

这是在美国的第六年,许念再次从母亲的嘴里听到关于晨彦的消息!

“念念啊!你就回来吧!你父亲最近已经快累得不行了,很早他就想撒手不干了,就等着你回来顶替他的班!”

“妈!再等两年吧!等我在美国学多点东西,我再回去!”

从母亲那里得知,晨彦当年结婚的一些事情。

当年晨彦和宁雪结婚,是为了在别人面前能抬得起头来,他们都是私生子,看人脸色的日子久了也会煎熬,正好那个时候,他们认识了,相互扶持,他们只结婚,宁雪需要晨彦加强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晨彦亦是如此!

结婚之后,各自生活,但因为有相同的爱好,那就是画画,经常会被人放在一起!出双入对!

后来,真正坚持在艺术这条道路上走下去的,只有晨彦;他们结婚的五年后,悄悄离婚,这件事也只有周父和几个熟人知道,反正也管不着,因为那个时候,周家和宁家已经强强联合了许多年,已经不需要一纸婚书来约束!

美国第七年,许念在美国替公司接了一个大单子,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除了画画,什么也不行的徐年了,过来洽商的正好也是喜欢艺术的经理人,是一个英国人,金发碧眼,他想不到跟他洽商的是一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一个懂艺术的中国人;

趣味相投,他们聊了很多艺术方面的话题,从中午聊到了下午,剩下最后几分钟,英国人说“把策划案交给我,我会考虑的!”

那时候许念还捏了一把汗水,以为又要泡汤了,可是,一个星期之后就得到了对方签约的回复!

商务谈判就是这样,你懂得别人都懂,相互觉得可以,事事都顺利!

许念想不到,废弃了七年的艺术理论,在七年后还能用上!

收获成功的喜悦,许念在纽约的唐人街狂欢了一整天,想起了晨彦!多想与他分享,这时候,周康乐打电话过来!

两年都不怎么联系的人,忽然挺听到对方的声音,多多少少会伤怀!

就在这时,许念前面出现了一个人,拿着戒指,和一束鲜花,周围的人都围着他们两个,许念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手机慢慢地从手里掉了下去!

掉在地上的手机还不断地发出声音:“喂!许念!喂!许念,你还好吗?快接我电话!”

那个男人向他求婚,许念握住了鼻子,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will you marry me?”......“please say yes!”

许念控不住自己的情绪!

周围的华人在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yes!”

男人缓缓地将戒指带到他的手上,然后,热情,拥抱,接吻!

他,就是那个英国经理人!

他喜欢上了许念!

很多事情都无法逆转!

那天,许念接到了的那个电话,就像噩耗一样,刺痛了许念的神经!

“喂!念念?”周康乐说“晨彦来美国的那乘飞机,失事了,就在太平洋的中部那里!”

许念流泪,周围人都以为是在对前面的那个英国人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为了晨彦!

美国第八年,许念和英国人在美国结婚!

结婚前,母亲从家里给他寄了那幅画!

那是,晨彦很久很久以前,替他画的!

那时!天空正蓝,清水无忧,盛夏蝉鸣,桃花飘落!

你我,还正少年!

文/耽美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