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节门户网站 > 汽车 > 博坊·国际_呆萝卜濒临破产!曾宣称合伙人月入过万,现欠薪超3000万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博坊·国际_呆萝卜濒临破产!曾宣称合伙人月入过万,现欠薪超3000万

发布于: 2020-01-11 10:41:24

博坊·国际_呆萝卜濒临破产!曾宣称合伙人月入过万,现欠薪超3000万

博坊·国际,凛冬已至,又一家生鲜电商快要关门大吉。

11月28日,呆萝卜合伙人兼cto刘峰在朋友圈中发文称,呆萝卜杭州中心正式关闭。至于杭州中心的“所有同学”,目前都已安置好,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留守到最后。

“这么好的赛道,这么好的团队,这么好的投资人,模型计算完全验证,盈利已经触手可得,却自己跌倒。”刘峰的遗憾尽在言语之中,眼看着就要盈利了,公司却没钱了。

杭州中心关闭后,友商的hr招走了从呆萝卜离职的员工,并称赞“呆萝卜的小伙伴能力真好”,在刘峰看来,这表明呆萝卜在另一个维度成功了。

尽管最终结局不如人意,刘峰仍坚信,供应链、社区化、小型门店的分布式需求供给模式是未来最好的模式,在5g和iot、ai的加持下,一定会焕发出无穷的活力。

300多名员工被欠薪!

然而,这番负责又励志的言论,却被员工打脸了。

多位产研岗位员工表示,杭州中心解散后,呆萝卜不仅没有安置员工,还一直拖欠着员工薪资,累计欠薪金额已经超过3000万元,同时,呆萝卜还拖欠杭州团队300人及部分合肥团队员工两个月的工资和社保。

就在刘峰发朋友圈的前一天,200多名员工前往合肥市经开管委会,其中包括从杭州赶往合肥的员工,他们此行,是希望讨回呆萝卜所欠薪资。

讨薪现场,呆萝卜创始人李阳提出,变卖名下三辆汽车,预计获得的500万元资金,用于偿还合肥员工的欠薪。但杭州300多名员工的欠薪,似乎没办法解决。

一位参与了讨薪行动的维权员工表示,李阳给出了两种解决方案,要么公司申请破产,包括员工、用户、供应商在内的6000名欠薪人员只能分得公司账户上不超过100万的资金;要么公司每个月偿还员工十二分之一的欠薪,直到还清。

目前呆萝卜唯一的研发中心——杭州中心被关闭,这也就意味着呆萝卜的产研团队彻底解散,而安徽总部剩下的,只有一部分运营和仓库留存。

更惨的是,呆萝卜的公关部也被迫取消了,连个能替他们发声的人都请不起,不过,一位因欠薪离职的公关部负责人仍出面表示,ceo李阳并未“跑路”,而是继续协商沟通方案进行融资和自救。

供应商“围堵”总部!

其实,从11月20日开始,呆萝卜就已经公开表明“撑不下去了”。

当时,呆萝卜人力资源部发布内部邮件称,公司已经不能正常发工资,融资遭遇阻力。次日,呆萝卜主体公司——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阳前往经开区管委会报备,声称公司因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

随后,经开区市场监管部门介入调查。

11月22日开始,呆萝卜连续5天发布声明,对此次事件进行解释,承认公司资金紧张,运营艰难的事实,但也表示正在筹措资金,帮助公司渡过难关。

与此同时,网上出现大量爆料,呆萝卜员工和供应商纷纷现身说法,讲述呆萝卜裁员欠薪、拖欠货款等行为。

11月22日,几乎是矛盾爆发的一天,呆萝卜总部被供应商围攻,试图强行搬走公司财务,混乱之中,警方抵达现场,阻止了哄抢发生。

有人围攻,也有人力挺,在呆萝卜“爆雷”后,数十家供应商发起联合声明,不少人还拉着横幅,表示要“与呆萝卜共渡度难关”。

对于供应商来说,只有让平台先活下去,才能将他们的损失降到最低。看起来是在支援呆萝卜,本质上还是在自救。

5个月烧光6亿融资!

之后,呆萝卜官方解释称,此次危机事件,主要是扩张过快而融资步伐没能同步跟进,以及信息不对称所导致。

根据公开信息,呆萝卜一共完成了两轮融资,先是在2018年8月获得1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之后在2019年6月又完成了由高瓴资本和晨兴资本领投的6.34亿元a轮融资。

关于公司所有的融资额,李阳表示,全都用在了公司的日常经营上,毕竟,开店扩张和运营补贴都要钱。

而外界“融资未到账导致资金链断裂”的传言,呆萝卜方面表示该消息并不属实,呆萝卜的融资已全部到账。

那就是说,呆萝卜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花光了6亿融资!

三年开出上千家门店

作为一家互联网生鲜电商平台,呆萝卜采用“线上订线下取,今日订明日取”的经营模式,通过app和线下门店结合的方式,为社区用户提供蔬菜水果、米面粮油、肉禽蛋奶以及日用百货等多种商品。

三年时间内,呆萝卜在安徽、江苏、湖北、河南四省的19座城市开出1000多家门店。

这样的成绩,其实已经相当出色,但如果按照呆萝卜此前公布的计划,那还远远不够,呆萝卜曾宣称,两年内要在郑州市开出1000家门店。

另外,呆萝卜也曾表示,其合伙人模式已经奏效,合肥的合伙人实现“月入过万”!

网友笑称,步子跨太大了,原本在安徽好好发展,再慢慢向全国市场推进,或许还能奔个好前程。

盲目扩张圈地,而不提升门店效率;一心做大做强,而不考虑供应商的资金压力;只顾着增加兵力,而不去关注员工的内在素质,这样的平台怎会有未来?

生鲜赛道九死一生

就在正式宣布关门歇业之前,李阳还在到处奔波,试图通过新融资或是被大企业收购的方式来度过困境,覆盖19城、开出上千家门店的成绩,让创始团队不甘心就此放弃。

如今,面对巨额债务的呆萝卜,该如何偿还呢?

李阳表示,公司仓库还有价值几千万的货物,但需要由政府出面组织共同公布解决方案。

生鲜的高损耗和低利润,决定了这个行业需要精细化运作,迅速找到盈利模式,从而进行全面复制,而不是靠着融资去扩张。

自今年以来,生鲜赛道频频出现资金紧张、门店关闭等消息,创业者呼啸而来,大都铩羽而归,剩下的,基本上是盒马鲜生、永辉买菜之类已经跑通盈利模式的老大哥。

生鲜电商的生意不好做,谁能在这条赛道上称王称霸,想必大家心中都有名字。